因虚假陈述被判赔偿投资者损失 海印股份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忙减持
  力帆股份:债权人嘉利建桥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重整
  ST椰岛拟发行股份收购博克森 国资股东缘何投下弃权票
  第5次 华建集团董事会换届又延期
  众泰债务危机引发冲击波 上千员工外出打零工
  博雅生物再收深交所问询函 要求说明8亿关联交易

  因虚假陈述被判赔偿投资者损失 海印股份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忙减持
  备受关注的投资者诉海印股份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在近日取得重大进展。2020年6月28日,《证·券·日·报·》记者从原告代理人之一、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获悉,广州中院一审已判决海印股份赔偿投资者李先生损失6.02万元,驳回投资者张先生的诉讼请求。

  《证·券·日·报·》记者在厉健律师展示的一审判决书上看到,综合双方的诉辩意见,此案争议焦点是虚假陈述揭露日的认定问题。被告主张揭露日为2019年6月14日的理据充分,予以采纳。也就是说,根据目前一审判决和司法解释,暂定在 2019年6月12日至2019年6月13日期间买入海印股份股票,并在2019年6月1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起诉。索赔条件将以法院生效判决认定为准。

  “虽然一审判决尚未生效,但被告认可原告李先生损失金额,这对后续案件具有重要参考意义,目前,我们正按最新条件继续征集索赔。”厉健律师表示。

  海印股份虚假陈述案一审判决
  实际上,该事件要追溯到海印股份今年上半年发布的一则公告。2019年6月12日,海印股份意图傍上“猪瘟疫苗”概念,海印股份公告称,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有效率预防的“神药”。消息一经发布,就引起了市场和监管部门的重点关注。

  2019年8月13日,海印股份发布《关于收到证监会广东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公告显示,广东监管局查明,海印股份存在以下违法事实:为合作开展用于防治非洲猪瘟的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产业化运营一事,海印股份与许某太、海南今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合同》,于2019年6月12日发布《关于签署<合作合同>的公告》,披露了合同签署情况、合同方介绍、合作协议主要内容、本次合作对公司的影响以及风险提示等。相关信息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广东监管局决定对海印股份给予警告,并处以35万元罚款;对相关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和金额不等罚款。

  根据虚假陈述司法解释规定,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而在处罚决定公布后,就陆续有投资者以证券虚假陈述为由向广州中院起诉海印股份索赔。今年3月13日,广州中院安排部分案件开庭,其中就包括厉健律师代理的上述两起案件。

  “在海印股份案中,股价因信披违法行为导致暴涨、暴跌,投资者受损情况很明显,因此,虽然违法行为只持续两天,但受损投资者仍有必要起诉维权,预计符合最新索赔条件的受损投资者还将陆续起诉。”厉健律师进一步指出,“此外,在海印股份信披违法案中,《证·券·日·报·》等多家权威媒体及时关注并刊登质疑报道,警报及时拉响,避免了更多投资者因虚假陈述遭受损失,可谓‘功不可没’,一审判决认定权威媒体报道之日为揭露日,是从司法角度给予充分肯定。”

  公开资料显示,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海印股份登记股东约8.98万户。据海印股份历史成交显示,2019年6月12日,公司股票涨幅10.14%,成交金额6271万元;2019年6月13日,股票涨幅6.03%,成交金额5.15亿元;而在2019年6月14日之后,公司股票跌幅最高达到9.88%,成交金额最高达到2.43亿元。

  对于投资者索赔一事,《证·券·日·报·》记者致电海印股份,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有投资者打电话咨询,公司已建议他们通过法律的正式途径解决。”

  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纷纷减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投资者诉海印股份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取得进展之时,海印股份的大股东却减持动作频频。根据相关公告,公司实控人之一邵建聪的一致行动人茂名环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名环星”),于2020年6月16日出具了《关于减持公司股份计划的告知函》,计划在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合计不超过8945.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且任意连续90日内减持总数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而茂名环星减持的股份来源为2018年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控股股东广州海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邵建明、邵建聪所持有的部分股份。

  此前海印股份于2020年1月31日披露《关于股东减持股份计划的预披露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邵建聪计划于2020年2月21日至2020年8月20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4472.5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截至目前,邵建聪的减持计划尚在实施期,也就是说未来6个月内两者合计减持公司股份将达到总股本的5%。

  此外,2020年6月12日,海印股份还收到茂名环星及邵建聪出具的《关于减持公司股份的告知函》,自2020年5月28日起至2020年6月12日期间,茂名环星和邵建聪已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30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8%。

  对于大股东的连续减持,海印股份表示,上述两者实施减持计划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股权结构及持续性经营造成影响。同时,茂名环星和邵建聪先生具体减持数量及时间点上将慎重考虑,以尽可能减少对公司股价的影响。(.证.券.日.报 .王.小.康)
 

  力帆股份:债权人嘉利建桥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重整
  原标题:力帆股份:债权人嘉利建桥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重整
  29日晚间,力帆股份公告称,债权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利建桥”)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力帆股份表示,嘉利建桥的申请能否被法院裁定受理,公司能否进入重整程序及何时能进入重整程序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根据相关规定,若法院依法受理嘉利建桥对公司重整的申请,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力帆股份称,如果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公司将被实施破产清算,根据规定,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即使公司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但公司后续经营和财务指标如果不符合《上市规则》等相关监管法规要求,公司股票仍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公告显示,在2019年9月至2019年12月期间,嘉利建桥与力帆股份签署了编号为10094-22号的《产品配套补充协议》、10094-31号的《摩托车零部件及过程材料开发协议》,约定力帆股份向嘉利建桥以协议约定的价格采购摩托车零部件及过程材料。根据力帆股份生产线耗用数量,每月底前嘉利建桥向公司开具对应增值税发票,以一个月为期限滚动支付货款。

  2020年4月,力帆股份向嘉利建桥出具4月份摩托车业务组织数量金额汇总表,4月耗用嘉利建桥供应的零部件结算金额为56.31万元。2020年4月27日,嘉利建桥足额向力帆股份开具了对应增值税专用发票。根据合同约定,力帆股份应在嘉利建桥开具发票后一个月内向嘉利建桥支付货款,截至目前已逾期未付款。

  近期以来,力帆汽车一直在销量下滑、资金危机、子公司内斗等风波中挣扎。

  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力帆股份实现营收5.64亿元,同比下降74.8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97亿元,同比下降103.06%。

  5月12日,力帆股份披露了旗下两家子公司的仲裁结果,其中申请人为力帆旗下租赁平台盼达汽车,被申请人为力帆100%控股的子公司力帆乘用车,原索赔金额高达7.98亿元。这一场力帆集团“内讧”以一份长达30页的裁决书落下帷幕,判决结果显示,力帆将赔偿盼达7.83亿元。

  力帆股份2020年5月产销快报截图
  产销快报公告则显示,2020年1月至5月,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产销量均出现大幅下滑,分别为1160辆和887辆,同比跌幅分别达92.9%和95.49%;同期新能源汽车销量为460辆,同比下降54.5%。

  此外,力帆股份6月17日发布的公告称,目前公司涉及诉讼(仲裁)392件,涉及金额29.06亿元,其中已判决(仲裁)221件,涉及金额18.36亿元,上述221个案件,公司均为被告,被判决需要承担对应金额的损失;尚未开庭案件82件,涉及金额5.8亿元。公司目前存在持续亏损、负债较高、乘用车业务下降较大、大额债务逾期、大额资产被冻结、涉及诉讼(仲裁)较多、控股股东流动性短缺、募集资金无法归还等经营方面的风险,且上述风险尚未形成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案;公司资金链紧张,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风险。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中新经纬)
 

 ST椰岛拟发行股份收购博克森 国资股东缘何投下弃权票
  自从ST椰岛6月23日晚间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下称“预案”)之后,资本市场反响强烈。6月24日、6月29日两个交易日,公司股价连续涨停。截至6月29日收盘,ST椰岛收于5.94元/股。

  根据预案,ST椰岛拟向包括博克森实控人刘小红、刘立新在内等68名交易对方以发行股份,购买博克森不低于80%的股权,交易金额待定;另外,ST椰岛拟采用询价方式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8亿元,发行价格为4.09元/股。该交易构成重组上市、重大资产重组和关联交易。

  对于这份重组预案,ST椰岛9人董事会中7位董事表示同意,而由第二大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海口国资”)委派的2位董事段守奇、林伟联袂投出了弃权票。

  对此,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据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国资股东投弃权票可以直观看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不是国资方面主动推动的。在后续董事会及股东大会上,国资股东或将延续弃权表态。重组方案最终能否通过,要看能否获得其他股东的支持。”

  况玉清表示:“简单理解,投弃权票的原因有可能在于不想担责或是对方案不满,但是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出于无奈之举。”

  记者就此致电ST椰岛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表示“以我们的公告内容为准”。

  国资股东常投反对票
  海口国资的实控人为海口市国资委。对于国资股东此次投下弃权票,ST椰岛在公告中表示,这是因为公司还未对本次交易开展法律、财务尽职调查工作,所涉及的标的资产的专项审计、专项评估工作也尚未完成,故国资公司对并购方博克森的基础信息不了解。公告还称,本着支持ST椰岛健康发展和保持谨慎的态度,经海口国资审议,并获市国资委批复,同意对ST椰岛本次董事会议案投弃权票。

  事实上,这不是国资股东第一次在董事会议案上表达不同意见。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2019年8月份、2016年7月份,海口国资派出的董事曾对董事会“投资改扩建海南椰岛工业园项目”“转让中山市椰岛饮料有限公司股东清算权益”“全资子公司开展衍生品投资业务”等议案投出过反对票,反对的理由包括“项目可研报告失真”“清算权益价值无法估量”等。

  董事之间之所以频繁出现分歧,或和ST椰岛控制权之争有关。

  资料显示,2015年11月25日之前,ST椰岛原控股股东为海口国资。在2015年3月份,海口国资就国有股权转让签署了转让协议,随后多年没有进展,直到2018年年底,海口国资收到海口市国资委转来海南省国资委批示,“鉴于海南椰岛国有股权转让事项历时已久,转让的政策条件发生了变化,原股权转让协议不宜再继续履行。”

  种种原因之下,从2015年11月25日至2019年5月26日,ST椰岛不存在实际控制人。

  2019年5月份,当前ST椰岛第一大股东东方君盛通过一系列解除、缔结一致行动人协议,结束了ST椰岛的无主状态,东方君盛实控人冯彪和海南红舵、海南红棉实控人王贵海成为ST椰岛的共同实控人。

  目前,王贵海通过受让东方君盛的表决权等成为ST椰岛实控人,但ST椰岛第一大、第二大股东仍分别为东方君盛和海口国资。

  交易尚需股东大会批准
  资料显示,ST椰岛目前的主营业务为酒类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健康保健酒“椰岛鹿龟酒”与“椰岛海王酒”等;而博克森全称为北京博克森传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包括体育赛事组织与运营、赛事及衍生节目版权集成与发行、融媒体平台整合管理与运营。

  ST椰岛表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将直接提升上市公司的整体盈利能力,为股东带来回报。

  预案显示,博克森2017年至2019年未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为7487.83万元、7759.17万元和2.73亿元,未经审计的资产分别为3.67亿元、6.43亿元和8.51亿元。

  相比之下,ST椰岛的盈利能力显得薄弱。根据财报,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1.27亿元、-2.07亿元和-2.71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未能扭亏,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2534.61万元。

  但是,此次交易也存在一系列风险。例如,预案显示,博克森应收账款数额较大,以及东方君盛持有的9341万股ST椰岛股票被轮候冻结据记者就此次资产重组事项致电东方君盛,一名自称是物业管理的男士接听电话并表示不了解相关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ST椰岛的资产重组事项还需在审计报告及评估报告出具后通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ST椰岛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股东大会的时间还不确定,确定后面具体的事项还需要开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标的相关业绩以后面公告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