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是海水,让无数无力上市融资的中小企业盘活了资产度过寒冬,近年来供应链金融的发展壮大更是其代表作;另一半是火焰,2008年美国次贷引起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背后隐现其身影,国内学者自媒体更是经常给扣上各种危机源头的“大锅”。这就是近年来频频进入公众视野的ABS(资产支持证券)。

  何为ABS?其缘何成为各方的心头好

  资产证券化(ABS)指用基础资产的现金流偿付,通过结构化等方式进行信用增级发行的证券。一般来说,资产证券化具有以下基本要素: 基础资产、特殊目的载体、发起机构及投资者。概括起来,即发起机构根据自身需求,选择符合要求的资产构建基础资产池;特殊目的载体则负责发行依托于这部分基础资产的资产支持证券给投资者。

  2005年 4 月,央行和当时的银监会联合颁布《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工作管理办法》,标志着我国资产证券化的正式启动。但整个试点阶段,信贷 ABS发行规模仅为 667.83 亿元,企业 ABS融资约 264.85 亿元,总体推进过程相对缓慢。

  2008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监管机构暂停了资产证券化项目的审批,资产证券化业务陷入停滞直至2012年相关业务重启逐步进入常态化。

  目前,随着相关监管制度逐渐完善,基础资产的不断丰富以及资产支持票据和资产支持计划的多元化,我国资产证券化市场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数据显示,截至2020 年一季度,我国资产证券化市场共发行产品 340 单,发行金额总计 4159.65 亿元,同比增长 10.76%。

  一直以来,ABS作为相对“小众”的产品设计,更多的是被大型机构“养在深闺”,只因其具备几方面优势。

  首先,发行方助ABS盘活了存量资产,大大增强了基础资产的流动性,丰富了资产负债表的管理手段。

  其次,ABS作为一种直接融资模式大大降低了发行方的融资成本。

  此外在资本市场最为关注的风险方面,由于特殊的流程需要,ABS相比一般直接融资流程引入了更多的参与方,如特殊目的载体(SPV)、资产服务机构、信用评级机构、托管及法律服务机构等,客观上在风险层面实现了与发起人之间的多重隔离,保障了投资者的资金安全。

  投资人对ABS产品的几大关注点

  基础资产的信用质量和资金池的分散集中度基础资产作为ABS产品偿付的基础,因此其信用质量是投资人关注的重点,而资产的集中度则直接影响到资产池的偿付能力。现阶段国内ABS发行主要由大型金融机构主导,其具备完善的风控体系,借助大数据基础,对资产运营方的持续经营能力和现金流状况能做到较为精准的判断。而监管层面也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中吸取了教训,因此目前国内因基础资产问题出现的ABS违约率较低。有数据显示,2019年末,RMBS资产池累计违约率绝大多数未超过1%,未出现明显上升,同期Auto-ABS已清算产品期间累计违约率均值不到0.5%。

  分层设计特点满足不同的风险偏好国内市场一般将ABS分为优先级和次级乃至夹层级。这种不同的分层结构主要由风险程度主导设计,体现在资产池回收款的现金流支付机制上,总体遵循风险与收益相对的原理,即优先级证券收益相对稳定,次级档享有浮动收益,但也承担主要风险,顾名思义夹层级则正处于两者之间。

  因此资质不同的基础资产理论上可以衍生出诸多差异化的ABS产品,从而满足投资者期限、收益等差异化需求,这种灵活性和多样性目前来说是ABS特有的优势。

  ABS的信用增级从投资风险和流动性角度来分析的话,信用增级无疑资产证券化环节中的重中之重。一般来说,ABS主要分为内部增级和外部增级。内部增信措施上,主要有优先次分层、准备金机制等;外部增信措施上,主要有担保、 差额补足、回购承诺、资产抵质押等。增信措施某种意义上也是投资人的一道防线。基础资产现金流不足时,内部增信和外部增信措施会依次启动。内部增信通常体现为超额覆盖失效、触及储备金红线启动偿债储备金、发生加速清偿事件改变现金流分配顺序等,外部增信则体现为启动差补、 担保、流动性支持等措施。

  投资者可以在专业金融机构的指导下了解不同的增信状况从而对相关ABS产品有更清晰的认知。

  下一片蓝海?三足鼎立可期

  今年以来,由于疫情的影响,信贷ABS和ABN发行量大幅减少,成交量有一定回落,各市场换手率有所下降。随着国内疫情得到较好的控制及疫苗等应对疫情的“王炸”渐现曙光,帮助企业应对难关提振经济已成为政策重点,不难推断高层将更多地出台政策助推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发展。

  从宏观的角度考虑,对外在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进程不断加速的大背景下,为满足境外投资者的多元化需求,未来面向国际投资者的资产发行无疑将进一步加快,资产证券化产品由于其发行主体主要是持牌的金融机构且具有与国际标准接轨的结构设计和远高于其他资产的数据透明度,国际市场上的认可度非常高,对境外投资者有较高的吸引力。因此ABS将成为推动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不可或缺的一环;对内ABS盘活存量基础资产的能力将成为未来经济转型的重要支撑点。经过多年的经济发展,我们积累了大量的基础资产,但由于流动性受限,抗风险能力明显不足,ABS盘活资产转移风险的特点保障了整个国民经济的转型安全。

  而从融资角度来说,以国外资本市场的发展历程为参照,单纯的信用融资向资产融资过渡是大势所趋。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2019年度共新增发行1435单ABS 产品,同比增长51.69%,发行总规模23478.89亿元,同比增长16.69%,大有与股票债券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不难预计,随着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和金融机构的“回血”,逐步标准化的ABS将被视为资本“蓝海”,成为新的兵家必争之地。而这其中,部分如京华合创等知名机构早有产品布局,有望占得先机。